文丨贺永刚(湖北)

 

 

1.我找不到一处伤痛之地

 

凡伤痛  都有名字

夏思思   彭银华   刘智明    李文亮……

伤痛叠加   叫2596,2666……

发白的肺叶   呼吸机   人工肺

憋屈的急促   不甘……  

替雨雪   说出真相  

 

我找不到一处伤痛之地  

陵园西路的木棉  

 玄武湖的梅   怀柔的油菜花

正从爱花人身上   辨认自己

 

没有哪一次死亡能够活着回来

牺牲   祈祷    苍白是赞美的颜色

亲人白白的嘶哑   咯不出血

 

我找不到一处伤痛的墓地  

亲爱的人啊,明天,月和雨水   

还要去别的人家

今夜   取下护目镜    口罩   防护服

请你一一

由月欢喜    听雨低泣   用孤独

刨出自己

 


2.我听见寂静的回响

 

以前需匍匐   才可听见天籁

听见蚂蚁的爱情

现在是正月二十一   下午三点四十一分

天籁站着   飞着    旋转着

她的声音   比一片雪花更安静

她的形容   比静水深流更深谙潜伏

人类蛰居   动态凝固成静态

连双肺   都变轻   轻得

可以隐蔽一切

 

我戴口罩   蹑手蹑脚

搬运从客厅到卧室阳台   以及反方向的

时间。而不惊动秒针,不惊动

每一个读秒针的人。寂静多么可怕

仿佛失去生长   却又在春天

眼巴巴地活着。也许,

死亡才懂得活着。你看,阳台上

又多了一个看书的人。

 

四点,五点,六点,我的寂静没有改变

寂静吸收的时光没有改变。可是忽然

一个患新型肺炎的诗人   葬进乡愁

咯噔一下   我听见寂静的回响

滚上山去   又滚下山来

 

  

3.油菜花开



这里的田野

掀开大片大片金黄

是油菜花  呈现的,寂寞的,安慰

这一株一株站立的雨水

让我细数  

一个,两个,春天的女儿

俊俏的爱情

你们离飞翔最近   离带毒的肺最远

 

我的窗口   是黎明的书信

见字如面  

通过一段一段油菜花

彼此的天涯   就能相逢

而久别的亲人 

也终于茂盛   铺出一个春天

 

 

4.巴厘岛



我朋友今晨跟我说巴厘岛

金巴兰海滩   情人崖   海神庙

把世界的美全都搬到那里

我没去过

我们的春天还被隔离

但这不影响她

伫立在夏天

印度尼西亚的某个点上

 

每一个未来的早晨是美好的

像明晨   小雨   我可以有歌听   有诗写

“橘子和柑很甜″   我们不停挖掘

未知的甜分   就像巴厘岛

她永远活在

我未曾抵达的地方

 

 

5.火盆



用一个盆装火

火与盆的爱情构成火盆

这种结构的事物还有很多

风与筝,木与筏,油菜与花

幸福的偎依是相同的

风筝   木筏   油菜花

这欢天喜地的飞翔    飘荡与生长

都有足够的爱

值得赞美

 

外面,雪用白完成雪白

她让人类的无辜更加辽阔

而要躲开新型冠状病毒

仅靠火盆远远不够

它需要更持久的善良   怜悯

与敬畏。就像此致   敬礼

就像亲爱的   她们在情书上

要过一辈子 

 

 

6.锲,而不舍

 

钉子钉进木头

钉进一辈子的光

不舍,把不离和不弃合二为一

你说,这叫锲而不舍

比盟山誓海管用

 

亲爱,原来是

亲和爱   钉子和木头

的锲而不舍

 

就像山与水,银与器,影与身

用白纸爱黑字

用月光爱读月光的人

看人间不朽  

我锲入你,天长地久

 


 

7.告别

一一写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



枯与荣告别

锈与铁告别

泪与眼眶告别,这人间

有多少相逢,就有多少

告别。而……

 

立春日,你却

不能跟在母亲灵柩后面

小声哭喊着: 妈妈一一妈妈一一

 

千里之外  遥望家乡

三鞠躬。你的告别

吝啬得   只让泪水停留几分钟

 

春风落日两相欠

有多少告别   把缺憾捂痛

把挥动的手   捂出血

 

“妈妈,以后只能在梦里

完成    床塌前的告别啦"

 

 

8.等三月去看一束稻黍

 

从来没有像此刻    更思念一束稻黍

熟视无睹的风   旷野   丝竹

风笋和星星   色彩和声音,突然成为

亲人。无声的呼唤   在每一扇孤独的窗后

浸透热泪

 

我决定  等摘掉病毒的皇冠   等三月

去看望一束稻   去看望

我的爱人   和  

仇人

 



9.落日

 

这时刻适合落日

走入夜幕的事物   一部分明亮

一部分黑暗。我开启导航

防止走失   暮将至。

我是越来越忘记了返还   清晨借去的

都消失在一天中。我们总在

分食水  米面   蔬菜和肉类   永无休止。

而春种一粒粟  需要用纪事完成纪念。

 

这些都是落日

最终   必将融入渐渐狭窄的土地中

 

 

10.口罩


 

一些红色的,褐色的,斑点

从口罩中逃出

她白晰的额  

潜藏的,无奈,挣扎,痛

从家里跟上公交车,跟上她

连口罩都罩不住

 

我庆幸,每天用微笑罩住泪水

用晴空罩住阴霾,用青枝罩住

凋零……生活向卑微低头,

 

却用体面的高贵罩住一切。我庆幸,

我的口罩足够大,像我,

无垠的,辽阔的,诗歌与梦境。而,

 

那些罩不住的,天灾,交通失事,病毒,

太平间……是人间留在大地的伤口

它的无奈,比口罩更大。口罩的心,

是那么小,那么白,那么弱啊

 

 

诗人简介:

贺永刚,笔名天兰,男,1970年出生于大别山下罗田县。现供职于湖北某教育部门。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大河》诗歌签约诗人,《中华文学》杂志签约作家,罗田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三省文学》微刊主编,教育部《职教圈》微刊校园文学栏目策划、主持人。诗文散见于《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选刊》《大河诗歌》《四川人文》《山东诗人》《新诗想》《知音》《情感读本》《东坡赤壁诗词》等,在省以上刊物发诗200余首。



2020年03月19日

乐于奉献 雷厉风行 ——记罗田理工中专王习刚副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在人间(组诗10首)

添加时间: